設為首頁
無障礙系統
手機版
法治號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
法制日報報系
法制網首頁>>
禁令制度運用呈增長態勢 專家建議
防止被大公司濫用成打擊對手核武器
發布時間:2019-06-11 14:26 星期二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維

禁令制度、重復訴訟、不正當競爭……近年來,與互聯網經濟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大都逃不過這幾個關鍵詞。

就在剛剛一審落槌的來電公司與街電公司的糾紛案件中,更是占盡了上述所有關鍵詞:前者向法院提起訴中禁令;后者認為前者重復訴訟,并指責其不正當競爭。

近日在京舉行的共享經濟下專利侵權判定疑難問題研討會上,這些頻頻出現在知識產權訴訟中的手法,引發了專家的關注。中國知識產權法學研究會會長、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春田認為,我們應該牢記禁令制度是一把雙刃劍。既要避免過于謹慎保守,而使新的技術模式不能得到及時有效的保護 ,同時也要防止被大公司濫用,成為打壓競爭對手的“核武器”。

高頻使用

成就知識產權保護高光時刻

禁令制度正在成為知識產權訴訟中的高頻詞。

在2018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的新聞發布會上,公布了如下一組數據:“在過去五年間,全國法院分別受理知識產權訴前停止侵權和訴中停止侵權案件157件和75件,裁定支持率分別為98.5%和64.8%。”

近年來的諸多有影響的案例中,都有訴前禁令一席之地。2014年,一度沸沸揚揚的楊絳訴中貿圣佳拍賣公司及李國強侵害著作權、隱私權案,在迎來一審判決結果之后,旋即進入了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7起障民生典型案例。

不過,被最高法院作為典型案例公開的,并不是“楊絳訴中貿圣佳拍賣公司及李國強侵害著作權、隱私權案”,而是“楊絳與中貿圣佳國際拍賣有限公司、李國強訴前禁令案”。

這意味著最高法院意在通過此案告知公眾,當遇到可能發生的侵權或侵害時,申請“訴前禁令”將會是有效的維權工具。此案是2012年修訂后增加了相關規定的民事訴訟法正式施行之后,法院作出的首例涉及著作人格權的訴前禁令。

訴前禁令在同年的“3百大戰”中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2014年初,百度搜索引擎在用戶搜索360的公司名稱或產品時,會在搜索的首位插入提示框,提示用戶“百度提示您:奇虎360公然違反工信部第20號令,強制攔截網民下載百度殺毒、百度衛士。為保障網民自主選擇安裝安全軟件的合法權利,敬請網友在安裝百度殺毒、百度衛士前卸載奇虎360,確保正常安裝。”百度公司還在新浪微博“百度手機衛士”中,組織進行“360上傳隱私吐槽大會”專題活動。

奇虎公司認為,百度公司的行為給奇虎360造成持續性的名譽損失和經濟損失,遂向法院申請訴訟禁令。

5月23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發出訴訟行為保全裁定(訴訟禁令),責令百度立即停止針對360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直至案件終審法律文書生效。

在高通與蘋果公司的專利大戰中,也有禁令制度的身影。去年12月,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授予了高通針對蘋果公司四家中國子公司提出的兩個訴中臨時禁令,要求蘋果立即停止針對高通兩項專利的、包括在中國進口、銷售和許諾銷售未經授權的產品的侵權行為。這也被業內譽為“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的高光時刻”。

慎重頒發

在等同侵權中尤要慎之又慎

不過,禁令制度卻并非多多益善。

北京務實知識產權發展中心主任程永順指出,從立法的目出發,法院應當慎重頒發臨時禁令。從效果出發,受到強制措施的一方,其經營活動將會受到嚴重影響,甚至被逐出市場。若法院沒有經過充足的分析論證便頒發臨時禁令,申請人可能會利用法院頒發的臨時禁令進行不正當競爭。從案件類型分析,依據發明專利可以頒發臨時禁令,而依據外觀設計和實用新型專利糾紛一般不能頒發臨時禁令。

在發明專利侵權糾紛中,只有被控侵權一方構成相同侵權時,法院才能頒發臨時禁令,若是等同侵權,則法院不能頒發臨時禁令。“判斷被訴侵權專利與涉案專利之間的相同或等同問題,是一個始終存在的爭議焦點。在無法確定被訴侵權專利與涉案專利相同時,便頒發臨時禁令,對被控侵權一方是不公平的。”程永順說。

北京大學法學院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張平教授認為,在國內技術創新進入新階段和國際貿易環境變化的雙重影響下,臨時禁令的使用頻率呈現出增長趨勢。法院頒發臨時禁令前,應當認定被強制人存在侵權事實,并且在綜合考量專利的穩定性、專利的品質、等同侵權等因素下作出決定。對于一方當事人涉嫌濫用訴訟權利的行為,可以借鑒美國訴訟經驗,由濫用權利一方承擔全部律師費用。

“臨時禁令對企業的經營活動殺傷力巨大,能夠將企業排除出市場。法院頒發臨時禁令應謹慎,要逐個分析比對要件。”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產權學院院長黃武雙教授提醒,尤其要在等同侵權的案件中,慎重使用臨時禁令,因為“等同侵權擴大了專利的保護范圍”。

重復訴訟

最終或導向不正當競爭行為

針對一個糾紛,動輒提起數十起乃至數百起案件,是互聯網經濟知識產權訴訟中的另一個顯著特點。

但在知識產權法專家看來,這里不免會有重復訴訟的問題。

上海交通大學知識產權與競爭法研究院院長孔祥俊教授說,訴訟的目的是定分止爭,同一當事人針對同一標的以同一理由提起訴訟,便構成重復訴訟。即使存在不同情況,只要當事人提起的訴訟具有實質性相同,也構成重復訴訟。

清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陳建民提出,我國的知識產權糾紛重復訴訟問題,需要將訴訟標的與爭議點進行判斷,并且需要法官進行認定,只有依據統一的標準才能保證類似的案件裁決具有統一性。“但是,很明顯,目前我國的法律裁決過程中,由于對法律規定或限制內容較少,導致法官在案件裁決的過程中量裁的空間過大,其專業水平或自身素養有所不同,就會影響審判結果的公正性。”

陳建民認為,只有加強對知識產權糾紛案件管理制度的改進,建立知識產權實體法規,將一般的裁決內容詳細羅列出來,才能限制司法機關的權力,增強糾紛案件處理的可靠性。此外,要考慮到民事訴訟法的要求,加強對知識產權訴訟的識別能力,提高對特殊性知識產權的判斷能力,盡可能避免重復訴訟的發生。

無論是臨時禁令制度,還是重復訴訟行為,都很有可能構成不正當競爭。

中國人民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副教授姚歡慶就指出了這一問題:專利權人就同一專利重復提起訴訟,多次申請臨時禁令,這種將訴訟作為營銷自己和打擊競爭對手的行為,也會損害相對人的合法權益,從而構成不正當競爭。

根據《專利行政執法辦法》第十條的規定:請求管理專利工作的部門處理專利侵權糾紛的,需滿足當事人沒有就該專利侵權糾紛向人民法院起訴。這就決定了已提起訴訟再以同樣專利為基礎提起訴訟的行為,涉嫌違法。據了解,在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修訂過程中,就有一些學者對“故意通過訴訟方式阻止競爭對手正常商業活動”的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予以關注。

北京大學競爭法研究中心主任肖江平教授認為,針對同一專利、同一對象在不同地區進行大量訴訟,以阻止對方正常的商業活動,是能夠被認定為不正當競爭的。


責任編輯:莫亞奇
相關新聞
银河娱乐网 浠水县| 嵩明县| 孝感市| 浙江省| 麦盖提县| 石屏县| 井研县| 红原县| 玉林市| 辽源市| 平塘县| 平罗县| 泰宁县| 和林格尔县| 迁安市| 蒲江县| 六盘水市| 纳雍县| 古丈县| 南川市| 郯城县| 新巴尔虎右旗| 岱山县| 读书| 卢湾区| 海晏县| 兰西县| 罗山县| 武宁县| 友谊县| 安福县| 北宁市| 和平区| 赫章县| 周宁县| 西乌| 石楼县| 永嘉县| 新干县| 新民市| 桦南县| 济宁市| 屏边| 邛崃市| 凤城市| 古蔺县| 左贡县| 秦皇岛市| 红河县| 樟树市| 龙陵县| 岑溪市| 平谷区| 东明县| 黑河市| 丰县| 昆明市| 禹州市| 太保市| 祁连县| 财经| 乌什县| 阿鲁科尔沁旗| 甘泉县| 泗阳县| 吉安县| 枝江市| 马尔康县| 宝清县| 承德县| 广宁县| 长丰县| 雅江县| 塔城市| 罗甸县| 南溪县| 临清市| 浦东新区| 孙吴县| 瑞金市| 紫阳县| 砚山县| 凤山市| 高安市| 信丰县| 望奎县| 永寿县| 南和县| 尖扎县| 遂宁市| 马山县| 宣威市| 兰坪| 顺昌县| 应用必备| 阿合奇县| 平阳县| 邓州市| 特克斯县| 桃江县| 赤壁市| 河间市| 孟津县| 河曲县| 上蔡县| 蓬溪县| 安多县| 左云县| 浪卡子县| 昂仁县| 黑河市| 平江县| 驻马店市| 凉城县| 广南县| 泗洪县| 六盘水市| 汶上县| 建宁县| 十堰市| 格尔木市| 黔西县| 吉木萨尔县| 涡阳县| 平遥县| 延长县| 那曲县| 色达县| 改则县| 福贡县| 泾源县| 石台县| 朝阳区| 永康市| 莱州市| 镇沅| 神农架林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