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無障礙系統
手機版
法治號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
法制日報報系
法制網首頁>>
交通肇事“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幾種情形及其認定
發布時間:2019-06-11 14:35 星期二
來源:檢察日報

李治峰

◇行為人肇事后急于逃避責任而逃逸,其既未查看被害人情況,也未作任何處置即逃離,行為人應當承擔因逃逸致人死亡的責任。

◇行為人發現被害人受傷較為嚴重,為了逃避責任,故意將被害人放置在光線昏暗或者隱蔽地點,之后由于其他車輛發生交通肇事等造成被害人死亡,行為人的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

◇行為人將被害人移到路邊比較安全的地方,希望其他人看到并給予救助,但被害人其后因其他車輛交通肇事等原因造成事故并死亡,行為人應否承擔因逃逸致人死亡的責任,要看被害人傷情嚴重程度。

◇行為人以為被害人死亡而故意將其放置在容易被其他車輛碾壓的位置或者用雜物進行掩蓋致使被害人因再次發生交通事故等原因死亡。由于逃逸行為仍是被害人死亡的重要因素,因此仍然可將此種情況認定為因逃逸致人死亡。

刑法第133條規定,交通肇事后因逃逸致人死亡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行為人肇事后逃逸,出現被害人死亡后果是否均適用交通肇事罪中因逃逸致人死亡規定,實踐中一直存在爭議。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下稱《解釋》)第5條規定,因逃逸致人死亡是指行為人在交通肇事后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致使被害人因得不到救助而死亡的情形。一般情況下,行為人發現被害人已經受傷或可能受傷,為逃避責任而逃逸,造成被害人死亡的,應當適用《解釋》第5條規定,按照因逃逸致人死亡進行處理。但在特殊情況下,雖然行為人逃逸后出現了被害人死亡結果,也不一定適用上述規定,如何具體定性需要看行為人的主觀心理以及對被害人的處置行為。對此,筆者根據實踐中出現的幾種特殊情況分別進行分析。

行為人肇事后立即逃逸致人死亡

行為人肇事后急于逃避責任而逃逸,其既未查看被害人情況,也未作任何處置即逃離。此時被害人顯然處于一種危險狀態,行為人未進行任何救助,應當承擔因逃逸致人死亡的責任。比較特殊的是,如果被害人在行為人逃逸后恢復了行動能力,離開了肇事現場,然后又因其他車輛交通肇事等致其死亡。后一交通肇事人固然應當擔責,但前一交通肇事人的行為是否還符合因逃逸致人死亡?筆者認為,被害人雖離開交通事故現場,但因前一交通肇事行為造成被害人行動遲緩、反應慢,沒有及時躲避后車肇事,那么前一交通肇事人也應承擔因逃逸致人死亡的責任。前一交通肇事人交通肇事后逃逸,并沒有消除被害人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危險狀態,前一交通肇事行為或者是造成被害人死亡的直接原因或者是重要因素,故應當承擔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加重后果。

行為人挪動被害人至易受傷害地點后逃逸致人死亡

行為人發現被害人受傷較為嚴重,為了逃避責任,故意將被害人放置在光線昏暗或者隱蔽地點,之后由于其他車輛發生交通肇事等造成被害人死亡。在這種情況下,行為人希望或者放任行為已經構成了故意殺人罪,那么這是否同時符合交通肇事罪中的因逃逸致人死亡情形?這要看因逃逸致人死亡的罪過形式是否包括故意。

就刑法理論界對因逃逸致人死亡的罪過形式,有人認為,刑法中的這一規定只適用于由交通肇事罪轉化成的故意犯罪,即罪過形式為故意。因為行為人事后常常辯解自己認為會有其他人救助,沒有想到被害人會死亡,對于這種行為人存在過失的情形,如果不按照因逃逸致人死亡進行處理,將使該加重處罰的規定大打折扣;而且,故意殺人罪的最高刑罰是死刑,遠遠重于交通肇事罪因逃逸致人死亡的處罰,所以因逃逸致人死亡不能容納所有的故意致人死亡,否則該條規定有可能被犯罪分子所利用,藉此手段故意殺人以逃避或者減輕責任。也有人認為,刑法中的這一規定既適用于行為人交通肇事后逃跑,因過失致人死亡的情況,也適用于因間接故意致人死亡的情況,但不包括直接故意致人死亡。如有人認為,肇事后逃逸,不能排除行為人對被害人的死亡結果持放任態度。這種觀點排除了直接故意這種主觀惡性最大的情形,有一定合理性,但是,放任型的故意殺人也有可能被處以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以因逃逸致人死亡進行處罰有可能出現輕縱行為人。而且,《解釋》第6條規定,行為人在交通肇事后為逃避法律追究,將被害人帶離事故現場后隱藏或者遺棄,致使被害人無法得到救助而死亡或者嚴重殘疾的,應當分別依照刑法第232條、第234條第2款的規定,以故意殺人罪或者故意傷害罪定罪處罰。《解釋》第6條規定的情形,應該既包括行為人具有直接故意,也包括具有間接故意。既然《解釋》第6條規定將此種具有直接故意和間接故意的情形均獨立以故意犯罪處理,那么其他種類的交通肇事逃逸中間接故意殺人行為也應當按照這種方式進行處理。有鑒于此,故意將被害人放置在危險地點,任其他車輛碾壓造成被害人死亡,與《解釋》第6條規定相類似,應按照故意殺人罪定罪,并與交通肇事罪進行并罰。另外,實踐中行為人如果沒有明確的處置行為,其對于被害人的死亡持放任型的故意還是過失是很難判斷的。對此,筆者認為,刑法中的這一規定只適用于行為人交通肇事后逃跑因過失致人死亡的情況,不包括因故意(包括間接故意或直接故意)致人死亡的情況。如有學者認為,“這里的致人死亡僅限于過失,如果行為人交通肇事后,已經認識到逃逸后被害人可能或必然因傷無救而死,應認定為故意殺人罪,而不屬于‘因逃逸致人死亡’的交通肇事罪。”基于此,筆者認為,交通肇事罪的這一加重處罰規定是比較合理的,即如果不能證明行為人存在間接故意殺人的心理,但也難以否定存在這種主觀心理,此時說明其主觀惡性并不突出,應按照過失犯罪即因逃逸致人死亡進行處罰,因為如果按照單獨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而與交通肇事罪進行并罰,顯然過于輕緩。

行為人肇事后移動被害人到安全地點后逃逸致人死亡

交通肇事人發現被害人已受傷或者可能受傷,于是將被害人移到路邊比較安全的地方,希望其他人看到將其救助,但被害人其后還是因其他車輛出現交通肇事等原因造成事故并死亡。對此,筆者認為,行為人是否承擔因逃逸致人死亡的責任,要看被害人傷情是否嚴重。如果被害人受傷較輕,可以在短時間內恢復自主行動,那么交通肇事行為人的行為應當說基本切斷了其逃逸與二次事故之間的直接聯系,當被害人為了回家或者就醫而自行決定沿公路走或者穿越公路時,再次出現交通事故而死亡,此時被害人的死亡就不再與前一次交通事故有緊密聯系了,因此行為人不必承擔這一致人死亡的責任。如果被害人受傷較重,行為人將被害人放置的位置雖然安全,但由于距離公路較遠或者路過行人少,被害人為了盡快獲得救助需要移動到公路邊等相對危險的位置,在被害人移動時再次出現交通事故致其死亡。筆者認為,這種情況下前一交通肇事人的行為仍屬于因逃逸致人死亡,因為行為人雖然將被害人放到不容易受到事故傷害的安全位置,但并未盡到讓被害人容易獲得救助等消除危險的義務,即此時被害人仍處于較為危險的狀況。針對有人提出,根據《解釋》第6條規定,上述行為有可能構成故意殺人罪。筆者認為,這種情況與《解釋》第6條規定的情況并不相同,該條規定的是行為人將被害人帶離事故現場后隱藏或者遺棄,致使被害人無法得到救助而死亡或者嚴重殘疾的情況。雖然兩種情況下,行為人均將被害人帶離事故現場,但安置的地點和主觀故意并不相同。前一種情況中,行為人是為了防止被害人受到二次傷害而將被害人帶離,地點一般離事故現場不遠,其希望并認為應該有人發現;而后一情況中,行為人并不希望被害人被發現,因而帶離地點距離事故現場較遠。因此,對兩種行為的定性應當不同。

行為人肇事后認為被害人已死并逃逸致人死亡

被害人未死,但行為人認為被害人已經死亡,為了嫁禍他人、逃避責任而故意將被害人放置在容易被其他車輛碾壓的位置或者用雜物進行掩蓋造成被害人因再次發生交通事故等原因而死亡。對于這種情況,有人認為,被害人死亡并非行為人逃逸所致,而是行為人將被害人故意放置到危險地點或因掩蓋行為而造成,因此不屬于因逃逸致人死亡的情形。對此,筆者認為,雖然在此情況中,行為人故意放置被害人到危險地點或有掩蓋的行為是被害人死亡的重要原因,但實際上,正是由于行為人逃逸致使其沒有機會發現被害人仍然活著,其接下來的行為產生了導致被害人死亡的后果,所以其逃逸行為仍是被害人死亡的重要因素,因此仍然可以將此種情況認定為因逃逸致人死亡。

(作者為河北省孟村回族自治縣人民檢察院檢察長)

責任編輯:莫亞奇
相關新聞
银河娱乐网 玉门市| 会理县| 得荣县| 乐山市| 裕民县| 九江县| 永顺县| 南阳市| 正镶白旗| 宝丰县| 黄陵县| 花莲县| 银川市| 广东省| 泽州县| 济宁市| 丹阳市| 衡阳县| 望城县| 利津县| 关岭| 鸡东县| 年辖:市辖区| 杭州市| 盐池县| 渝北区| 清流县| 民权县| 六安市| 祁阳县| 开原市| 兰州市| 巴彦淖尔市| 玉门市| 城市| 通城县| 自贡市| 锦州市| 当涂县| 平利县| 封丘县| 达州市| 措美县| 和平区| 高平市| 邯郸市| 兴城市| 乌拉特后旗| 县级市| 岱山县| 临湘市| 平顺县| 宁国市| 娄底市| 台江县| 京山县| 阆中市| 兴仁县| 大姚县| 古田县| 仙桃市| 海伦市| 韶山市| 瑞金市| 绩溪县| 达州市| 平江县| 静宁县| 博爱县| 肇东市| 藁城市| 濉溪县| 左权县| 定襄县| 清镇市| 大余县| 噶尔县| 肇源县| 页游| 界首市| 鄂伦春自治旗| 潍坊市| 民和| 龙井市| 德兴市| 滦平县| 西昌市| 张家川| 清新县| 波密县| 曲阜市| 四子王旗| 台东县| 上高县| 响水县| 兴义市| 买车| 万盛区| 民乐县| 定襄县| 峨眉山市| 新化县| 彝良县| 屏南县| 扶余县| 阳春市| 册亨县| 开远市| 吴川市| 吉安市| 河池市| 开原市| 若尔盖县| 达拉特旗| 乌鲁木齐县| 郓城县| 徐闻县| 凭祥市| 佳木斯市| 绍兴市| 颍上县| 麟游县| 梁河县| 黄大仙区| 竹山县| 三门峡市| 米易县| 临澧县| 彝良县| 邳州市| 广河县| 沅陵县| 淮南市| 临武县| 班戈县| 新营市| 潼南县|